在种田文签到致富
繁体版

第一百六十八章 今天皇帝在我家

    皇帝?俞红豆看清字体的时候,已经看到人影了。

    一个身穿深褐色细布的白胖身影安静的趴在蒿草丛中,不知是死是活。

    “红豆!”俞红豆刚扒开草,她爹和她哥就到了,一把拽住她往身后放。

    “没事儿,是个老者。”都知道眼前是皇帝了,她能放过吗?

    俞红豆的话并没有打动俞三郎父子,反而把她护的更严实了。

    俞松上前,轻轻的把地上趴伏的人翻过来,看到对方胸口微弱的起伏,对着自家爹点了点头。

    “爹,你让我过去。”俞红豆终于从俞三郎背后钻出个脑袋。

    俞三郎拦着女儿也不过是怕她看到死人吓到,既然对方没死,也没说毁容到吓人,自然也就不拦着了。

    他这几年根据女儿送的那本《洗冤笔记》上提供的案例,学到了不少东西。

    因为案件避免不了用到验尸验伤这些,俞三郎不服输,把药理、病理这些十分重要的仵作知识都学了起来。

    虽然现在不敢说精通,但一般的伤病,他也都能看,这会儿他就蹲下来仔细的验看着地上的老者。

    “好似受了点内伤,又在水里泡久了,力竭晕过去了。”俞三郎先摸了脉,又摸了几处骨头,大致心里有了数。

    “那是不是得吃白药啊?”俞红豆蹲在爹的身边,小爪子蠢蠢欲动的奔着紫色的签到图标就摸过去了。

    “嗯,内服白药,再喂点红糖姜水看看。”俞三郎点头。

    然后就看着女儿收回已经伸出的小手开始往胳膊袖子里掏。

    俞松轻轻皱了下眉头,张嘴让钱四妹回路上去叫两个人过来帮忙抬人。

    钱四妹点了点头,迈着腿就往马车那边跑。

    俞红豆这会儿已经把装白药的瓶子从胳膊袖子里翻出来了,顺手还拿了一颗地鳖紫金丹。

    “红豆,这人……”俞三郎接过药一看,不禁惊异的看向女儿。

    “嘘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俞红豆对着爹跟哥哥使了个眼色,抬手指了指天上。

    俞三郎脸色一变,本来还有些迷茫的俞松看到爹的脸色变了,立即反应过来,也跟着变了脸色。

    俞红豆先把地鳖紫金丹送到地上躺着的,有些狼狈的皇帝口中,顺势摸了一把紫色的光柱。

    【签到成功:获得皇帝的好感20点。】

    俞红豆略微有点失望,城隍爷那边也不过10点,就能签到一张3级符。

    皇帝是她迄今为止见过消耗签到点数最多的,结果就这?

    不过俞红豆看到一脸紧张的爹和哥哥,很快了悟过来。

    是了,县官不如现管啊。

    城隍爷固然能耐大,但也不能随意干涉人的命运,但是皇帝一句话就能定一个人乃至一个家族的生死。

    “嘿嘿”她爹前面的功勋,叫皇帝给了个县尉就给平了,现在救驾有功,该怎么算呢?

    还有她哥,会不会因为这次机会内定三甲头名呢?

    俞红豆挂着猥琐的笑畅想的时候,长山长河已经过来,并且听从老爷的指挥,小心翼翼的把陌生人抬起来放到了马车上。

    许氏一脸疑问的看着父子三个,怎么去玩水还捡了个人回来?

    “哎呀!我的玛瑙石!”俞红豆看到钱四妹拎着一双干净的鞋袜,忽然一拍脑袋,她的石头都落在那草堆里了。

    “小姐,你先换鞋袜,我去把石头捡回来。”钱四妹盯着小姐湿漉漉的鞋袜,脸上闪过一丝焦急。

    “还是等吃完饭,咱们一起下去捡吧。”俞红豆乖乖的上车换了新鞋袜,再出来的时候,饭菜已经好了。

    果不其然的是炸酱方便面,配着煎蛋和肉肠,另有酸辣瓜条和姜汁松花蛋,钱姑姑还做了一锅清淡的萝卜丝汤。

    俞红豆碰上碗的时候钱四妹回来了,把她丢在蒿草丛中的石头都捡了回来。

    “小姐,您看对不对?”钱四妹来回跑了两趟,鼻尖已经见了汗珠,但脸上全是笑。

    “又不是着急的东西,快放下,擦把脸吃饭先。”俞红豆嗔了钱四妹一眼,转身去马车把自己刚投干净的帕子递给她。

    钱四妹放下石头,嘿嘿一笑:“我怕小姐一会儿又跑下去,再湿了鞋就没得穿了。”

    俞红豆白了她一眼,也跟着笑了。

    钱四妹原本有些跳脱,跟在她身边这几年越来越稳重,不过偶尔还是会暴露出本性。

    吃过了饭,长山长河已经帮着安和帝换过衣裳,又喂了半碗红糖姜水,前来禀报,说对方呻吟了一声又睡过去了。

    “我去照看吧,红豆,你把白药给我。”俞三郎半点没犹豫,既然知道这位是个大人物,他们又救了他,怎么可能一点都不表现呢。

    “小松你就别过去了。”俞三郎怕弄巧成拙,父子俩都去照顾一个无意救下的人,倒显得他们提前知道啥了似的。

    俞松会意的点了点头,拉着妹妹和娘亲上了车。

    “哥,你说这些玛瑙值钱么?”俞红豆翻出那块跟系统签到获得几乎一样的玛瑙原石对着车窗看了看,有些疑问。

    在现代,玛瑙只能算低端宝石,甚至宝石都算不上,不过被炒得有些虚高,不知道在古代玛瑙什么价钱。

    说起来这些年她没少逛街,但真没怎么去逛过珠宝铺子,她叫谭家人送来的首饰迷了眼,一般的首饰实在没法入眼,所以对这些市场行情不太了解。

    “玛瑙一直价值不低,但也得看品相的,原石没磨开之前,谁也不能判定。”俞松也不知道太多,只能这么跟妹妹说。

    “不过我听说,有的人喜欢赌石头,就是买这种原石回去磨开,出好料子就赚,不出就赔,不过大多是赔的就是了。”

    俞松想起早先时候谭白鹿跟他讲京城风俗人情时,曾经提起的几个卖古董和珠宝玉石的地点,给妹妹提了一嘴。

    俞红豆眼睛一亮,哦豁?原来古代就有赌石这个行当了吗?

    也不知道这些赌石的地方会不会有签到地点,若是让她签出一块帝王绿的原石或者翡翠可就牛大发了!

    “公子,小姐,老爷说那位老者醒了。”窗外传来长河的声音,让俞松和俞红豆同时精神一振。